修訂《逃犯條例》觸發的暴力衝擊持續,剛過去的8˙31多區騷亂中,示威者投擲過百枚汽油彈,足證暴力升級。雖然警方已累計拘捕逾一千一百人,及發放逾二千發催淚彈,但暴力事件仍未有平息迹象,社會各界促請政府從速實施俗稱《緊急法》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包括考慮延長拘押時間、禁止示威蒙面,甚至禁止討論區及即時通訊軟件號召聚眾示威,以盡速止暴制亂、阻止示威動員,令香港回復平靜。 減少衝擊 毋須用全部權力 執業大律師龔靜儀指出,示威者縱火、投擲汽油彈的情況在上周末愈見嚴重,對市民生活影響愈來愈大,認為市面好亂,擔心自身安危之餘,亦持續有警務人員受傷,特區政府應該「慎重考慮真係要用《緊急法》」。坊間有評論憂慮運用《緊急法》會影響本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但她指即使動用該法,政府亦不需動用所有條例所賦予權力。現階段可先禁蒙面遊行,料已可大大減少上街人數、甚至止暴制亂,「真係行唔通,先再諗係咪落重啲藥。」她又指,其實現今本港經濟已受嚴重影響,「到崩潰嘅時候就挽救唔到……係咪要市民去到中秋都仲要惶恐度日?」 拖字訣難止亂 勿逃避現實 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直言,如特首或特區政府仍然認為拖延就能令示威平息,是異想天開、無面對現實,雖然《緊急法》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值得考慮,港府應「盡快去做」、勿再拖延,如有法不用,問題再嚴重及擴展下去的話,就更難解決。他同意延長扣留時間,以至禁用網上討論區或示威者常用的即時通訊軟件,絕對有阻嚇作用,可以減低示威者的動員,紓緩現時的暴力情況。

【本報訊】修例風波至今未有解決方案,要求政府運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聲音愈見強烈,惟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日被問到會否動用《緊急法》處理時,卻沒有正面回應,僅稱目前的解決方法是止暴制亂,政府有責任並正在研究有何適當條文可用,又指若暴力減退、甚至消失,便不用再研究有關條文,呼籲社會各界盡快與暴力劃清界線。 對聚會錄音流出感失望 另外,早前有一段關於林鄭的錄音流出,內容提及她欲辭職,但未能辭職,林鄭昨回應時否認有關說法,指自己從未向中央政府請辭,並稱仍有信心可帶領香港走出困局,又指有關錄音是來自私人聚會,對錄音流出感失望,重申當時並無計算過有關內容會被公開。她續指,當日閉門聚會非正式和公開場合,自己只是分享對當前社會狀況看法,稱「並非每隻字都有含意」。 她解釋事情發展至今,個人情緒有很大波動,面對很大困難,但最終仍會以香港市民及能否替香港走出困局為主要考慮,又指中央仍堅守「一國兩制」,中央亦認為港府至今有能力自行處理,強調沒有「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已不存在的問題。 議員斥說謊兼尸位素餐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質疑林鄭「講大話」,說法與錄音內容不符,又指她曾形容造成了「不可原諒的浩劫」,反問她憑甚麼有信心帶領香港走出困局,強調若林鄭決意辭職不會無法辭職,斥她尸位素餐。另一議員胡志偉則批評政府沒有「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星島日報報道】警方凌晨一時許接獲途人報案,指在灣仔皇后大道東近石水渠街聽到巨響,並發現一名男子倒臥地上,懷疑被一輛的士撞倒。傷者印度裔34歲,頭及腳受傷昏迷,送往瑪麗醫院治理。 警方初步調查相信,一輛的士沿皇后大道東向西行,當駛至上址時,懷疑撞倒過路男子,其後不顧而去。案件列作交通意外有人受傷及肇事後不顧而去,暫時無人被捕。

【星島日報報道】兩名南亞男子凌晨一時許在深水埗大南街與石硤尾街交界,因感情問題爭執,期間一人用刀襲擊對方後逃去。 警方接報到場,經初步調查,案件暫列傷人,交由深水埗警區刑事調查隊第三隊跟進,暫未有人被捕。傷者頸及手受傷,昏迷被送往瑪嘉烈醫院治理,其後回復清醒。

英國國會下議院通過,由在野黨派議員控制下議院脫歐議程,踏出阻止首相約翰遜「硬脫歐」的第一步,預料下議院最快當地星期三提出阻止「硬脫歐」議案。 約翰遜表明,會要求提前大選。 英國國會下議院以328票對301票,通過議案,確定由在野黨派議員控制脫歐議程,預料跨黨派議案,會要求約翰遜向歐盟提出,將脫歐期限延遲至明年1月31日。 約翰遜在發言期間,執政保守黨一名國會議員,坐到自由民主黨議員的議席上,即場倒戈,令保守黨失去國會大多數。 工黨黨魁郝爾賓形容,約翰遜在歐洲與英國也沒有朋友,他的政府亦沒有獲得授權管治,沒有士氣,現時國會也失去大多數,沒有能力再管治。

【星島日報報道】晚上再有示威者到旺角警署外聚集,至深夜約11時,有約6名警員在港鐵太子站內合力制服一名戴防毒面罩的示威者,過程中有人頸部受重創不省人事,被警員拖走。有救護人員企圖上前施救,但被警方阻撓,引起在場人士不滿,與警方發生衝突,現面混亂,警方一度施放胡椒噴霧控制人群。 據悉,昏迷受傷的男子21歲姓冼,其父母凌晨趕至醫院了解情況,一批市民亦到達醫院為傷者打氣。受傷的男子其初步治理後,已經回復清醒,要留院治理。其父母表示,暫時未知兒子為何出現在太子站,接獲救護員電話才得悉事件,亦暫時未知兒子是否會被捕。

圣约翰市议会表示,他们正在采取行动,解决审计报告中指出的英里一号中心资金丢失的问题,并希望在今年秋天向纳税人提供最新情况。 但伦敦金融城拒绝公布内部审计师的最终报告,也不愿提供审计师发现的细节。 市政官员表示,这样做将“危及1英里处员工的安全”,因为这份报告“包含1英里处现金处理流程的细节,包括现金流动和手头的现金数量。” 这个问题首次曝光是在2017年6月。桑迪·希克曼透露,伦敦金融城的会计人员“在账簿上发现了一些不寻常和令人惊讶的东西。” 几个月后,该市发布了一份新闻稿,提供了调查进展的临时更新。

一群北概念湾的居民找到了一种创造性的方法来拯救他们被风暴摧毁的木板路。 西湾灯塔径委员会成员考特说,这一切都始于一个政府资助的项目,这个项目在2010年受到飓风的严重破坏。 “伊戈尔走了过来,把木板路翻了个底朝天,把它毁了,”她说。

1999年9月3日。 “这只是普通的一天,”前警官李·巴特回忆道。 然后一切都变了。 这是一场毁灭性的事故,维基百科上也有它的词条,温莎-埃塞克斯的长期居民对这场悲剧记忆犹新。 现已退休的巴特是安大略省首批赶到现场的警官之一。当时,温莎机场以东约10公里的曼宁路附近401号高速公路上有87辆汽车在大雾中失踪。 8人死亡,45人受伤,这是加拿大历史上最严重的交通事故之一。

加州圣巴巴拉——周一凌晨,一艘载有休闲水肺潜水员的船只在加州南部海岸附近的一个小岛附近抛锚,一场午夜大火席卷了这艘船,造成至少25人死亡,另有9人失踪。 海岸警卫队中校克罗尔(Matthew Kroll)周一晚间说,已有25人死亡。六名船员中有五人跳上了一艘充气船,逃到了附近的一艘船上。 救援人员最初在洛杉矶西北约90英里(145公里)的圣克鲁斯岛附近发现了四具尸体,另有16人在当天晚些时候被从水中救出。海岸警卫队说,这艘船在离海岸大约18米的地方沉没,由于船下的环境不安全,另外5人已经找到,但是还没有找到。 当局将在夜间对9名仍下落不明的人进行搜索。 “我们都应该做好进入最坏结果的准备,”海岸警卫队上尉莫尼卡·罗切斯特(Monica Rochester)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克罗尔说,最初发现的四具尸体都有与溺水相符的伤口。 目前尚不清楚何时能打捞到海底的尸体,也不清楚潜水员何时能在船上搜寻其他人。 圣芭芭拉县治安官比尔·布朗说:“它在相对较浅的水域倒挂着,潮水退去,使它四处移动。”调查人员尚未确定起火原因。 这个75英尺(23米)高的构想是一次为期三天的短途旅行,目的地是一系列崎岖不平、风吹过的小岛,这些小岛构成了太平洋海峡群岛国家公园。大火于凌晨3点左右发生在圣克鲁斯岛附近的普拉特港。 逃跑的五名船员在附近停泊的一艘名为“葡萄逃亡号”(Grape Escape)的船上避难。海岸警卫队警官马克·巴尼说,两人受轻伤。 葡萄架的主人鲍勃和雪莉汉森(Bob and Shirley Hansen)告诉《纽约时报》,凌晨3点30分左右,当他们听到60英尺(18米)长的渔船侧面传来砰砰声时,他们正在睡觉,发现了受惊的船员。他们告诉这对夫妇,当火势失控时他们逃走了。 汉森说:“当我们往外看时,另一艘船从头到尾都被大火吞没了。”他估计这艘船离他的船不超过100码(91米)。“我能看见火从船边的洞里冒出来。每隔几下就会有爆炸声。你不能为此做好准备。这是可怕的。 “火太大了,我们绝对无能为力,”他补充说。 汉森说,有两名机组人员回到构想中寻找幸存者,但没有发现任何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机组人员是否试图帮助其他乘客时,罗彻斯特告诉记者,“我没有任何额外的信息。” 这一构想的总部设在中国大陆的圣巴巴拉港(Santa Barbara Harbor),由成立于1974年、总部位于圣巴巴拉的真理水上运动公司(Truth Aquatics)所有。戴夫·里德(Dave Reid)和妻子特里·舒勒(Terry Schuller)经营着一家水下相机制造企业,他曾乘坐过“概念”号和true Aquatics船队的另外两艘船。里德说,他认为这三艘船都是最好、最安全的。 他说:“当你看到这些船的时候,它们总是那么完美。”“如果再来一次,我一点也不会犹豫。在所有的船公司中,我认为这是不会发生的。” 他的妻子说,每次旅行开始时,真相号游泳队的工作人员都会仔细检查安全说明。 “每次旅行,他们都会告诉你救生衣在哪里,怎么穿上,出口的位置,出口,灭火器在哪里,”经常和丈夫一起潜水探险的舒勒说。“他们是最好的,绝对是最好的。” 两人都说,睡觉的地方很舒服,但是很紧,双层床在最低的一层叠在一起。到顶层甲板下车需要通过只有一个出口的狭窄楼梯。里德说,如果火势迅速蔓延,潜水者很可能无法逃脱,船员也无法接近他们。 里德说:“如果引擎区域发生爆炸,就可能直接进入睡眠区域。” 这一构想是在劳动节周末游轮航行的最后一天,突然发生火灾,并发出了求救信号。罗切斯特说,那声呼叫表明船已经完全着火了